学习自媒体思维轻松赚钱

1.自媒体人都能够学学裂变思想

从本质上而言,在网络上大家都是自媒体人,不管你是做抖音、写文章,乃至仅仅发发朋友圈,你都想尽或许使自己的信息让更多人看到,让更多对你感兴趣的人关注你。

正所谓,粉丝不需要多,一辈子只要能积累到1000个铁杆粉丝,就能安心地在网络上运营一份事业,温饱无忧。

而我也观察了一些做得不错的自媒体人,各行各业都有,从中我总结出了一条普遍规律,就是:

个人的流量覆盖实在有限,很难达到一个较高的级别,赚小钱没问题,赚大钱不容易。

假如想突破呢,我觉得自媒体创业者都能够学学裂变思想。互联网的社交性决定了,关系链裂变,永远是获取流量最快、最轻松的方式。

 

%E6%8D%95%E8%8E%B72-1.jpg

 

2.微商死于抖音

微商为什么逐渐没落了,原因许多。朋友说到了一个有意思的观念,微商死于抖音,跟着抖音这种杀时间app的呈现,微信朋友圈的翻开率越来越低。

或者说微商并没有死于抖音,而是转战抖音了,现在许多拍抖音的都是曾经的微商小白。

微商在网络上虽然是最为小白的一个群体,但有意思的是,她们总会呈现在流量盈利的风口处。或许是由于越没有中心竞争力,越需要依托流量盈利。

许多微观的现象,都是由流量渠道的改变所引起的,流量渠道这个维度总是能决定许多东西,大势所趋。

3.有流量的人永远是最有底气的人

在网上有一些人往往是一言不合就谈协作,才刚刚加为好友,就要和你协作了。这种情况不是个例,许多朋友都遇到过,一上来就说要你帮我卖产品,我给你提成之类的。

可见在这个产品过剩的时代,还有人抱着最老旧的产品思想。

实际情况是,在一个领域里往往只要高层级的那批人,才有资历谈产品思想,由于他有足够的视界和资源,支撑他去做更好的产品开发和销售。

而大部分人的产品底子没什么优势、乃至没有一分亮点,而他自己也是处于这个工业中最底层的角色,一上来就谈协作只能忽悠比他更小白的人。

在物资匮乏的时代,存在着“倒爷”这个特别的角色,只要挑到一款不错的产品,来回倒手一下,轻松暴富,实现屌丝创业。

但这个时代早已成为曩昔,产品太多了,选择太多了,再好的产品也会很快被淘汰。你认为自己的产品很有优势,是新概念,其实在市场上早已过时了。

流量才是互联网上的中心资源,抓住流量就是抓住了命脉。

4.股权鼓励解决不了底子问题

去朋友公司喝茶,他在头疼职工丢失的问题,报了一个股权鼓励总裁班学习,听他说完后,我觉得他抓错了要点。

这个要点就是,公司的蛋糕就这么大,股份分多了不合理;股份分少了,还不如他人单作,所以丢失是早晚的事。光靠股权鼓励,搞不定。

我一直觉得,优秀的人才不应该放在自己麾下,而应该支撑他出去自由开展,但是能够坚持业务协作,作为外部合伙人存在,让他们去做大蛋糕。

人只要自己是主事人的时候,才能开发出200%的潜力。

假如股权鼓励仅仅为了绕着弯儿,把人才卡死在自己的团队中,那这种股权鼓励实际上是失利的,关于团队的影响,久远来看是很消沉的。

有一些兄弟自己做得不错,出于情面,他们想给我一些好处,我都拒绝了,我说假如仅仅由于情面,你们找我协作,那是我的失利。

人才出去了,为什么还要和你协作,这才是一个老板应该日夜考虑的要点。你的中心竞争力在哪里,你的中心资源是什么。

你的资源不拔尖,职工走了,自己做去了。你的资源很强壮,职工走了,仍是找你协作,由于他只要在你这儿才能赚到更多的钱。

换言之,你构建了一种切实可行,自我强化的商业模式,他人需要在你的框架下玩,一起丰富你的生态。

与其研讨蛋糕怎样分最合理,不如研讨怎样调配能把蛋糕做大。

股权鼓励是一个碗,碗里装着多少东西,比这个碗要重要。

 

%E6%8D%95%E8%8E%B72.jpg

 

5.功夫分门派,草根创业不能乱学

咱们曾经玩网络游戏,总是分两个流派,一种是群攻型英雄,一种是单攻暴击型。

网上创业的人也大体分两种,一种猛打猛冲派,一上来就是批量操作、招人拓展,这种人打顺风局,会十分厉害,一两年就能够一步登天,把一个趋势的盈利吃干抹净。

去这种人的公司,两个字,气派。几十几百名职工坐着,但是公司或许没几个钱赚,乃至略亏。

老板每天在研讨新项目、企业管理、商业模式。

新项目能够带来新的增长点,研讨新项目就得混圈子,广交全国好友,往来无白丁。

企业管理能够打平收支、进步毛利,裁除冗员,培育得力干将,研讨股权鼓励。

商业模式能够跳到更高层次,做更高维度的运作,解放自我,做暗地主事人。

而有的人是个人成长派,一个字总结慢,风口开展期往往都跟不上,但是沉积出了绝活,逆风局平和风局也相同能打。

分清楚自己要走哪个流派很重要。做项目的,要考虑自己做这个项目久远来看到底有什么价值,侧重个人成长的,要考虑自己有没有培育到绝活。

标签:自媒体赚钱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hnckck.com/a/20201011371.html